崔永元:当我知道了如何讨人喜欢,我决定就不讨人喜欢
2018-06-08 14:48:53 来源:公益时报

你还记得那个妙语连珠

和“白云”、“黑土”

回忆昨天、评说今天、畅想明天的崔永元吗?

\

那时的他幽默、犀利、睿智

但这几天

由于他在微博上“手撕”《手机》剧组相关人员

\

易怒、攻击性强成了他现在的标签

殊不知,在不顾自身形象口无遮拦的背后

他还是一个内心柔软的人

1963年2月,崔永元生于天津

父亲是工程兵某部的政委

母亲是家属委员会主任

\

1981年,他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系

之后,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记者

1993年,进入《东方时空》

开始显露出主持方面的才能

1996年,中央电视台组建新栏目《实话实说》

崔永元凭借实力,担任了《实话实说》的主持人

\

他的主持风格深受老百姓喜爱

节目迅速红遍大江南北

他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知名主持人

但走在事业逐渐上升的轨道上

崔永元工作压力也在越来越大

在长期的精神重压下,患上严重的精神抑郁症

之后,他离开了《实话实说》

\

在重度抑郁症时,他每天想着自杀

连自己都无法拯救的他

还一直在为他人着想

2006年

崔永元在重走长征路时见到了这一幕

当被学生问起:“坐飞机时,人坐在哪里?”

老师的回答竟是:“可能是坐在飞机翅膀里吧。”

他发现贫困地区的教师远远得不到足够的培训

对外面世界的了解极为有限

而影响一个老师,能够带动许多学生

由此,他萌生了把乡村教师带到城市

让他们开阔眼界的想法

2007年

爱飞翔·乡村教师培训作为公益项目诞生了

\

通过让乡村教师乘坐飞机

到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大城市参与培训的方式

让乡村教师提升教学技能

并乡村教师心理和身体健康

以软性的乡村教师培训

辅以硬件支持的乡村希望教室配备和乡村教育扶贫帮困活动

从软件和硬件两个方面帮助乡村教育实现综合提升

这也是之后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的主要领域

2007年9月

崔永元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

共同发起成立“崔永元公益基金”

并将基金的长期目标定为“乡村教师培训”

和“口述历史——非物质文化遗产收集保护”

2008年1月

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遭受罕见的冰雪灾害

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拨捐100万元

按照捐方意愿和灾区需求

分别拨付、发运至受灾严重的11个省区

用于购买救助物资,发放给灾区乡村师生

随后的“5·12汶川地震”

组委会将原定于2008年6月上旬启动的第二批“百名乡村教师培训”计划

改为“地震灾区百名乡村教师救助”计划

并延迟到12月举办

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和崔永元公益基金共同出资600万元人民币

用于地震灾区乡村教师和学生的援助

2008年5月26日,崔永元前往四川实地考察

同时,他作为央视新闻频道公益节目《共同》“圆梦行动”的爱心大使

与演员濮存昕、王宝强到受灾严重的德阳东汽中学

在“帐篷学校”里与师生们一起举办了一次特殊的联欢会

\

2010年1月9日

小崔的私人电影博物馆——“电影传奇馆”在北京怀柔开馆

崔永元亲自担任讲解员

为到场的嘉宾、媒体记者展示自己收集珍藏的3000余件展品

他始终坚持所有想来参观的人都不用门票

只需网上预约

“来的人还能免费喝白开水。”他这样说

2012年6月

崔永元公益基金开展第六期乡村教师培训公益项目

计划培训100名湖南乡村教师

\

为此,湖南省教育厅回复:不反对、不支持、不参与

他非常愤怒,评价湖南省教育厅:不努力、不作为、不要脸

从 2007 至 2012 年,在北京、上海

由崔永元公益基金发起的“爱飞翔”项目成功举办 9 期

范围覆盖中西部地区 13 个省市、近 1000 所乡村中小学

直接受益的乡村一线教师近 900 人

培训成果惠及乡村师生超过万人

2012年7月

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在北京“7·21”暴雨中受灾严重

当晚150名农民工在高速公路救了上百名危在旦夕的游客

\

7月30日晚,在北京丰台区南宫宾馆

他请参加7·21京港澳高速公路救援的154名农民工吃饭

饭前默哀一分钟

14,400元,18桌热腾腾的饭菜

当他刷卡为这顿饭买单后

全场的农民工站起身来鼓掌感谢

2013年

他与方舟子因“转基因食品能不能吃”展开辩论

之后论战升级

方舟子在个人微博宣布

实名举报崔永元公益基金涉嫌违法违规

提出崔永元公益基金有1972万支出未公布收支明细

\

对此,崔永元在微博上称

“肘子耗资数根毛发把我的基金查了个遍

只可惜它常年收黑基金

根本不知道正规的公益慈善如何在阳光下运作

只有黑基金才会见光死”

2013年6月25日

由崔永元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

获得了北京市民政局的正式注册批准

8月6日,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成立

成为北京首家无主管单位登记的地方性公募基金会

致力于口述历史资料收集、乡村教育支持和文化交流

\

同年,永源公益基金会与甘肃教育厅合作

开展甘肃陇南 3 年期乡村教师培训项目

“爱飞翔”项目扎根甘肃陇南

以实现3年 300 所村小、600 名教师到北京/上海参加培训为目标

带动陇南 8 县乡村教育水平整体提高

2014年8月1日

来自甘肃、湖南、四川、北京、湖北以及浙江的164 名乡村教师

参加永源公益基金会赞助的“爱飞翔”乡村教师培训项目

在首都北京进行了为期11天的培训活动

2015年

北京爱飞翔培训参训教师共149名

主要来自甘肃陇南市宕昌县、西和县,湖北黄冈市大别山区

湖南湘西,重庆、山西大同等地偏远乡村小学及教学点

除此之外,还有1名来自北京打工子弟小学的教师

\

2015年8月

来自甘肃陇南宕昌县与西和县的150名乡村教师

在京完成为期12天的学习

甘肃陇南3年期乡村教师培训项目圆满收官

2016年3月

永源公益基金会和老牛基金会就内蒙乡村教师培训项目

达成 3 年期协议合作

面向内蒙地区国家级贫困旗县

每年开展一期(约150名)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

同时在培训项目基础上,延伸开展“乡村优秀课堂创新奖励计划”

首年选定乌兰察布盟察右中旗和包头市固阳县两个国家级贫困旗县

作为2016乡村教师培训教师来源地

\

而永源基金会另一主要的领域口述历史

起源于美国

是通过采集一段影像、记录一个历史亲历者的口述

提供另一种历史视角,重拾并构设宏大历史时代中的微缩景观

崔永元与口述历史的缘分,该从抑郁症说起

当心理医生对他说“你喜欢干什么你就干什么”时

他想到了电影,还有历史

在央视播出的《电影传奇》

是从小痴迷电影的崔永元转向口述历史采集者的开始

他认为电影史就是社会史

“如果我们把中国电影史弄清楚了,就等于读懂了那段中国历史”

\

《电影传奇》以纪录片的形式回顾了中国电影的整个发展历史

重新诠释了从中国电影诞生至今的数千部影片中的208部

再现了150部老电影中的600个真实场景,共233集

其中包含了大量的老电影人口述与回顾

2009年9月

《电影传奇》作为节目已经完成使命

但口述历史,却自《电影传奇》开始

成为崔永元一生的一项事业

据统计,从2013年至2016年

永源基金会的捐赠收入

从10,302,639.28元到9,097,635.77元

逐年呈缓慢递减趋势

仅2014年出现小幅度上升

在项目支出方面

永源基金会在乡村教育支持方面的总支出占捐赠总收入的40%

在口述历史方面的总支出占捐赠总收入的28%

去年8月,在接受《》采访时

他说因为纪录片的盈利不好,比较小众

没有达到为基金会创收的目标

甚至无法持平

现阶段口述历史以资料收集为主

不再专门把它打造成作品了

除了口述历史的资料收集

乡村教师培训的“爱飞翔”和广西的“给孩子加个菜”公益项目一直在持续

并增设了专门产生电影故事的“崔永元故事库”

和暂定名叫“唱片公司”的两个项目

由于在网络平台上呼吁大家捐款的方式太“土”

他带领基金会做起了“洋气”的现代公益——社会企业

即盈利不分红的企业

让社会企业成为基金会的造血机构

维持基金会自身的正常发展

捐钱的理事所捐出的资金,永远属于他们

但是让基金会使用

理事作为社会企业董事会的成员,负责筛选有前景的营利项目

通过运作社会企业为基金会带来较为固定的收益

而且这笔收益只能专款专用

投入公益事业,不用作其他

\

崔永元曾说

“我不会讨人喜欢,我从小就不会讨人喜欢

后来我知道了如何讨人喜欢,我决定就不讨人喜欢”

无论语出“伤”人

还是用行动温暖他人

他都是在做真实的自己!

时光机·《》对崔永元的两次专访

2013年 | 永源基金会成立伊始

《》:有人说现在的公益慈善形势不好,不好做,你怎么认为?

崔永元:首先,做公益慈善需要政策的配合,拿企业捐赠来说,免税的政策不到位,并没有得到那么多的好处,企业捐款就不是特踊跃。第二,公益慈善组织的工作中确实有失误,比如账目开支问题。还有,就是教育普及问题,比如管理费,这个简直就是个糊涂账,我们知道发达国家的手续费是非常的高,但他非常高是因为他是在阳光底下晒账,公众都知道它的去向,尽管高但大家不至于怎样。我们的公益慈善组织拿的不高,但不透明,大家就怀疑你。

《》:你心中的公益理念是怎样的?

崔永元:我想让更多的人加入进来,让更多的人知道什么叫慈善的快乐,什么叫专业的公益慈善。所以现在我们特别参与的人次,最后募了多少钱不重要,直接间接参加了多少人才是我们的目标。比如我们办这次活动,北京市有一百万人次参加了,两百万人参加了,那个时候心里才会舒服,而不是打电话叫个哥们都给办了,这个太业余了,现在不能在这个低水平循环。

《》:你心中伟大的基金会要具备什么?

崔永元:伟大的基金会就是要承担社会责任。这一点可以从两个方面来验收,一个是它的视野开阔,二是它乐于推广先进的慈善理念。上半年,我去了土耳其,考察当地的公益慈善。这个在欧洲还不算太发达的国家给了我不小的震撼。去参观的时候我不停地质疑,而接待我的基金会真做到你问什么我给你看什么,现场演示现场捐,所有都是公开透明的,让我彻底没了“脾气”,心服口服。

2017年 | 基金会成立四年

《》:永源公益基金会已经成立四年了,你如何总结基金会走过的这四年历程?

崔永元:首先,我们有一个基本理念,就是不像其他基金会一样重复地做一件相同的事,而是通过具体的活动去做“现代慈善公益”的尝试。比如“爱飞翔”是为了培养乡村教师,但这个项目对这个城市有多大的影响、对市民有多大的影响、对参加活动的志愿者有多大的影响,我们对这些影响力的度和对乡村教师的度是一样的。

第二,在筹款和筹措方式的协作方面我们也做了好多尝试。过去,就是厚着脸皮,一家一家登门去跟人家要钱,然后每天晚上数一数,谁家钱给得多,就认为这家人好;谁家钱给得少,就觉得他不地道;从谁那里没要来钱,就这辈子再也不想跟他打交道。后来慢慢地我们理解了公益慈善的真谛,它不是用钱多少来衡量的,就是每个人都力所能及、发自内心地提供服务,让它日常化、生活化,这才是慈善公益的最高级。这个比过去拿捐款额多少来衡量的效果要好得多。

《》:基金会四年来也碰到过挫折或危机吧?

崔永元:如果说我们发展中遭遇过所谓的“危机”,那就是方舟子和我因为“转基因问题”的争论而给基金会泼了很多脏水。他说我们基金会运作存在很多不规范的行为,甚至说我个人贪污了基金会的两千万,这事惊动了民政部、北京市民政局,甚至中纪委的中央巡视组。上面派人把我们的账查了个底儿掉,查完的结果是,今年我们获得了北京市民政局颁发的5A级社会组织证书,证明我们经受住了考验。

《》:我们知道,理事会构成对于一家基金会的健康发展来说至关重要。永源公益基金会理事会构成有哪些特质?他们带来了多大的支持和帮助?

崔永元:我们理事会的成员说出来都很吓人,每一位理事单拎出来说都是重量级的。冯仑、江南春、王振耀……这些都是高级别的理事,他们不满足于“募集多少钱”或“培训多少人”,每年开理事会的时候,他们更愿意听到的汇报内容就是又做了哪些创新,这种创新是否能带动慈善公益界的一部分人共同行动。

《》:目前永源公益基金会的善款募集渠道主要有哪些?方式如何?

崔永元:我们过去筹款的时候就是两种方式,一个是认识你,跟你要钱;再就是办一些慈善拍卖,召集很多明星,拿来很多东西。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恨不得全都给我捐助过东西。我们把这些东西拍卖出去,拿回来这个钱做公益慈善。这些做法其实越来越难,要知道经济形势也是忽好忽坏,不停在变的,每年都向人家要钱,这怎么弄啊?

所以我们现在已经不把善款募集的多少作为一个硬指标了。记得我以前在微博里一个礼拜至少有三天都是在干这件事(筹款),不停地呼吁大家捐款,现在我们基本上已经放弃这种方式了。倒不是觉得没用,但就是觉得这种方式太“土”。

《》:那怎么样才算“洋气”呢?

崔永元:通过近几年在国外的交流学习,我们准备做社会企业,就是盈利不分红的社会企业。让社会企业成为基金会的造血机构,维持基金会自身的正常发展。今年我们已经在着手做了,目前几千万的启动资金已经到位。捐钱的这些理事所捐出的资金,永远是属于他们的,只不过是让基金会使用,让你用5年、10年。他们作为社会企业董事会的成员,负责筛选有前景的营利项目,通过运作社会企业为基金会带来较为固定的收益,而且这笔收益只能专款专用,投入公益事业,不用作其他。

目前我们打算投入的社会企业的生产内容还没有最后敲定,大家都在争个不停,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所熟悉的那个领域会是盈利预期最好的,但是每个人也只有一次投票权,估计很快就会见分晓了。

《》:如何看待中国未来公益之路?

崔永元:我觉得如果一个国家的慈善公益不是政府主导,而是社会各界在到处奔忙,而且需要不停地动员的话,那这里面一定是政府有些工作没有做到位。好的社会运行方式是什么呢?慈善公益就是生活的常态,公益组织也没那么多压力和责任,没那多事情让你操心受累让你管。从这个层面来说,中国未来的公益之路还是非常漫长的。如果有一天,我们的公益组织不必如此辛苦琐碎,而是很放松舒服地在做自己分内的事,那一定是政府运作状态最好、也是最积极阳光的时候。

责编:宗晓斌